数据资源: 林业行业动态

为山川增绿 为百姓增利



在湖南省张家界市永定区谢家垭乡,丘岗山地一派葱茏,大山深处传出一阵阵响亮的吆喝声。
“那是护林员的喊山号子。”谢家垭乡副乡长、副林长张锦辉指着古城堡后面的山岭说,“推行林长制以来,我们对全乡数千棵树龄超百年的古树建档立卡,实行重点保护、专人看护,生态护林员们每天到责任山头和片区巡山。”
2021年7月,湖南全面推行林长制,建立省、市、县、乡、村五级林长组织体系。截至2021年底,全省森林覆盖率59.97%、森林蓄积量6.41亿立方米、草原综合植被盖度87.04%、湿地保护率70.54%、林业产业总产值5405亿元,林长制全面推行进一步巩固了全省生态优势,为山川增绿、为百姓增利。
五大体系建设强化长效机制
4月18日,湖南省委书记张庆伟、省长毛伟明共同签发2022年第1号总林长令《关于加强森林草原防灭火工作的令》。执行总林长令、构建五大体系,全省林草工作发展长效机制愈加成熟。
健全党政同责的组织体系。省委书记、省长担任省总林长,通过召开总林长会议、签发总林长令、务实巡林、专项工作批示等方式,强力推行林长制。省副总林长对各市州实行分区分片包干负责。各市州、县市区普遍建立党政主要负责人分别担任本级林长和第一副林长、其他负责同志任副林长的组织体系。全省共设五级林长92326名,初步建立以党政领导负责制为核心的责任体系。
完善工作制度体系。湖南以制度化形式严格落实省总林长令和省级林长会议部署的重点工作、规范县级以上林长巡林、督促各级林长履职尽责、整改落实各类督查检查问题等。各市、县、乡普遍出台相应配套制度,确保工作有章可循、有据可依。
建立“一长四员”(林长、护林员、监管员、科技员、执法人员)网格化管护体系。将全省林草资源划定为50080个管护网格,明确每个网格的责任林长,配置护林员50080名、监管员12300多名、执法人员7200多名,将管护责任落实到山头地块,确保每块林地、每棵树木都能得到有效监管。
构建督查考核激励体系。按年度制定林长制工作考核方案,将森林防灭火、林业有害生物防治、自然保护地建设管理、林草资源管理、生物多样性保护以及生态环境保护督察、森林督查等督查检查问题整改纳入考核内容;将林长制工作纳入省委省政府督查范围,实行督查检查问题清单销号管理;将林长制工作纳入对市州党委政府绩效考核内容,纳入省政府真抓实干督查激励措施。
搭建部门协作社会参与体系。省级层面建立了省委组织部、省委宣传部等13个部门参与的工作协作机制;省、市、县、乡设林长制工作办公室,安排专职人员,组建专门队伍,全面履行林长制职能;大多数市、县及乡镇成立了林长制工作委员会。浏阳市、长沙县增设“一大队”,每个乡镇(街道)都组建一支40人以上的森林消防大队,实现森林火灾“半小时救援圈”。
“截至目前,全省基本构建了以五大体系为支撑的林草资源保护发展长效机制,达到‘林长制’促进‘林长治’的目的。”湖南省林长办负责人说。
生态建设发展“大合唱”
“林长+督察长”“林长+督察长+警长”“林长+检察长”“党建+林长制”……这些创新举措表明,管林护林乃至整个生态建设发展正从林业部门的“独角戏”变成各级各部门乃至全社会的“大合唱”。
林长制“大合唱”,让不同的身份担当同一份责任。在怀化,各林长、护林员等共承担9项责任:“巡山”时是森林资源的监护人,“巡路”时是生态廊道的践行人,“巡水”时是湿地资源的保护人,“巡村”时是村镇绿化的带头人,“防火”时是森林防灭火宣传员、保障员、战斗员,“防虫”时是林业病虫灾害测报员,“防盗”时是发现制止盗砍滥伐、盗捕滥猎行为的“森林警长”,“防灾”时是防范应对冰灾雪灾、地质灾害的“森林卫士”,“防占”时是举报处理违规征占行为的林业守护人。
“9种身份9项责任,其实都是同一份责任,就是千方百计守护好一方山水资源。”会同县青朗侗族苗族乡青朗村党支部书记、村主任侯良美说。
林长制“大合唱”,重在形成协同作战的常态高效。津市市新洲镇麓山村村民熊大美和熊云生因山林权属纠纷问题,多年来上访不断。前不久,津市市林长指示林长办协调市林业局、市森林公安局、新洲镇政府、麓山村组成联合处理组,实地踏勘,理清矛盾纠纷的脉络和根源,提出了公道方案和建议,问题得到解决。
林长制“大合唱”,最关键的仍然是党建引领。推行林长制以来,资兴市以“党建红”引领“生态绿”,建立农村无职党员设岗定责制度,各村(社区)按照“基层党组织+党员中心户”的模式,引导4000余名农村无职党员组建195支护林巡逻队,协调做好森林资源管理、森林植物检疫等工作,广泛发动群众参加松材线虫病防控阻击战和古树名木修复保护行动。
“实行林长制后,全省各级党政领导高度重视,部门协同、属地管理、严格考核,各种涉林纠纷高效化解,基层林业部门和乡村干部头疼的麻烦事少了,森林资源得到了保护和发展,全社会同责同心同谋生态文明建设的格局正在形成。”湖南省林长办负责人说。
老百姓自觉爱林护林
泸溪县白羊溪乡排口村有一片古树群落,几人合抱的几十株大树树龄达几百年。古树下,别开生面的“护林院坝会”每月都准时召开。
“在排口村,护林逐渐成为每个村民的日常,护林意识日渐深厚。”村党支部书记、村级林长唐伏家说,“排口村制定护林村规民约,并定期召开院坝会,村民围坐在一起商讨古树保护良方,用心保护这绿色‘传家宝’。”
在湖南各地,每一片森林、每一条河流都拥有专属的守护者,都研制了精准的管护策略。随着全面推行林长制工作的不断深入,保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生境并共享由此带来的绿色生活,正蔚然成风。
“今天我们受乡林长的委托,来现场监督和巡查。”踩着松软的泥土,张家界市桑植县洪家关白族乡林业站站长王成忠来到打鼓泉村陈家院子的一处砂岩矿斜坡,查看石场复绿情况,现场给村民做技术指导。
洪家关乡有栽树护林的习俗,民间遵循“树不打巅、杉不剥皮、不吃野味、不烧野火”等俗规。去年9月,该乡推行林长制,建立乡村组三级护林网络,把全乡分成49个网格,24小时监测,全乡没有发生一起火灾、一起伤害野生动物案件、一起偷伐林木事件。
“这里的老百姓对山林感情特别深,自觉栽树栽竹,护林爱林蔚然成风,为林长制的深入推进打下了牢固基础。”王成忠深有感触地说。
林长制助力兴林富民
“林下采茶,家中制茶,虽然爬山劳作人辛苦点,但一天下来可收入200多元,跟在外务工差不多,实现了就业顾家两不误。”东安县林农胡其兵说。作为地道的塘家村人,林业大户胡其兵见证并享受到了林业生态带来的红利。
“东安县林业资源丰富,我们全面推行林长制,因地制宜发展林下经济,在林业资源保护中拓展林农增收渠道,促进林农增收。”东安县委书记、县林长唐何介绍,全县各级林长积极推动林下经济发展,推广“公司+党支部+合作社+基地+农户”生产经营模式,引导农民发展林下野生茶、林下食用菌、林下中药材、林下养鸡、林下养蜂等特色产业。湖南素茗实业有限公司在舜皇山竹林建成1693公顷野生茶基地,带动周边农户采茶、制茶、品茶,实现产值2000万元,吸纳农村劳动力就业1000名。
上半年,会同县绿地高新公司采取“林权贷+企业+合作社+农户”模式,将140万元劳务经费分配给全县18个乡镇25个笋竹合作社,奖励他们今春为公司收购300万公斤春笋。今年,公司的林区道路建设、砍伐楠竹、采挖春笋和南竹低改等项目,让近4000个家庭户均获得5000—10000元不等的收入。
2021年,湖南省油茶产业产值689亿元、竹木产业产值1096亿元、生态旅游与康养综合收入1206亿元、林下经济产值494亿元、花木产业产值630亿元。
“为山川增绿、为百姓增利,正是湖南林长制改革的初衷和目的。”湖南省林长办相关负责人说,“只有坚定这个目标和信心,才能获得全社会支持,获得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与自觉参与,真正让林长制成为兴林富民的靠山。”(记者 周建梅 通讯员 李利拉)
中国绿色时报 2022-11-22

关键词 林长制  林草生态  生态  生态治理  森林资源  林业产业 

相关图谱

扫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