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资源: 林业行业动态

茫茫林海 壮美龙江





 ——黑龙江森工总局天保工程撷英
   清晨的松花江迎来了新一天的阳光。第一次近距离看这条著名的大江,它宽阔的江面上浪花略有起伏,有些浑浊的江水在近岸泛起稍纵即逝的涟漪。江水静静地向东北方流去,河中长长绿洲如一组巨型木排在流动,对岸那恰到好处青黛的蒙蒙浅山,让大江不显出孤独。
   下游不远处,一艘轮渡船起航开往对岸。早起的游人轻盈的脚步往来在平坦的江岸。昔日的木材传送平台,已成幽静的木栏相连的望江木亭。昔日,方正林业局有着龙江森工最大的江岸贮木场,齐整的原木堆积如山,船来车往。那林区丰富的木材汇集在这里,再运到全国各地。近60年前,职工在这周边搭起低矮的泥草房、木头房,卧冰踏雪,目送着装满木材的小火车、大船远去,带走他们对祖国繁荣富强的希望。高大的老吊车挺立在荒草地上,像沉思的老人。艾草、苇丛中,一段锈迹斑斑的钢丝绳如一截弯曲的树枝,麻雀群飞临树上,和优雅飞过的燕子议论着这里的变迁。水泥路旁,被雨洗过的云杉慢慢镀上阳光,小城醒来了。
   茫茫林海,数万年前,已踏上人类的足迹。古之肃慎、东胡、秽貊三大族系之地,历史悠久,物产丰饶,先民繁衍生息之地,万千生灵的家园。历代地广人稀的黑龙江,原始大森林是皇家引为自豪之地、“龙兴之地”,清朝康熙至咸丰近200年间,东北地区实行封禁政策,大森林得以喘息。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14年间掠夺木材资源1亿余立方米,东北大地满目疮痍,大森林伤痕累累。1945年日寇投降,大森林终于回到祖国的怀抱。
   像遍及我国山川大地诸多林区一样,国家最大的森林资源地,龙江森工集团旗下600多个林场,纵贯小兴安岭、完达山、张广才岭,沿松花江、牡丹江,遥遥千里,在黑龙江腹地密集分布。80%以上的土地被森林覆盖,拥有祖国近30%的林地。60多年间,龙江森工的职工们用手中的长锯、电锯锯倒了一株株高耸的大树,如果把伐倒的5亿多立方米木材堆成一米高宽的长墙,能把赤道绕行12圈半。
   20世纪末,天然林保护工程,如春风拂遍了神州大地。小兴安岭里电锯的声音越来越稀疏,当最后一棵红松轰然倒地后,森林里恢复了远古般的宁静。那些大斧、油锯、绞盘机、集材拖拉机堆进了仓库,采伐工变成了植树工。森工企业痛下决心走上了转型的道路。在绥棱林业局文化广场,一幅百米浮雕把森工的历史一幅幅回望,在两名伐木工拉动的大肚子锯的“嚓嚓”声里,大树瑟瑟地抖落下一树的雪花;火车满载着捆绑的圆木,像长龙穿行过冰天雪地;新建的苗圃长满了新苗,铁锹第一次刨开了有着万千年气息的山坡,栽上了一排排青青的小树;除草、灌溉、修枝,小树在抚育里茁壮向上。绿满山林,溪水潺潺,小鹿奔跳,鸟儿啁啾 。桦南局国家林木良种基地,每一株樟子松、长白落叶松都挂有编号牌,每一份档案记载着它们的生长信息。每年工人们采下100多公斤松子,就会栽种出几十万株的一片森林。下桦林场那整齐的苗圃里,红松、樟子松、落叶松、云杉、沙棘、蓝靛,每一株幼苗伸着树梢,期盼着在森林里长成参天大树。
   天保工程20年,山林新增的绿色覆盖了伐过的山川,山更青了,小溪潺潺日夜不息地流淌,汇进那万千年奔流不息的江水。龙江森林工人用85%的森林覆盖率、增长10.6%的幅度,8.9亿立方米、增长2.5亿立方米的活立木蓄积量,交上了满意的答卷,书写出豪壮的大字。森林工人期盼着西伯利亚的寒流不再恣意南下,蒙古高原的寒风不再长驱直入,太平洋的热浪不再北进,西部的黄沙不再东来。牛羊肥壮,稻粱飘香。
   森工林区人放下了疲惫的斧头和油锯,停下了运木的大船和拖拉机,走上一条多种经营发展林业经济的道路。方正林业局实施“生态立区、产业强区、文化兴区、民生安区”的发展战略,食用菌、药材、畜禽、水产养殖、酒业,60多家产业基地遍及各林场,方兴未艾。
   华南局十几个林场推出一场一品,长青经营所坡地上大片的紫苏棕褐的籽荚等待收割,挺立的秸秆上豆荚丰满得要爆出;永青经营所蓝靛白酒清香扑鼻,山野菜成了山珍,蜂蜜甘甜,松子饱满。林场把红松林分块招标给职工,职工不仅精心管护,每年收获松子便是一笔可观的收益。方正林区罗勒密山鸳鸯峰已是优美的森林景区,兴隆鸡冠山已成“北方张家界”。溪水清流、茂林满山,吸引着倾心于森林美景的人们。
   蓝天下的龙江大地,秋意正浓。起伏的公路两旁,农田里稻谷已黄熟,等待着开镰的日子。河流在山间似流动的翡翠,连绵群山被森林打扮得绿意盎然。深秋时,红叶金叶和绿色将一起装点出更绚丽的金秋。(作者 张华北)
  中国林业网 2019-01-28

关键词 生态  森林资源  天然林保护  图片  重点图片 

相关图谱

扫描二维码